职业诺吹。
新墙头是GAI和热🐶老师。

冷逆cp爱好者/光速爬墙/可拆不可逆

很忙,不定期更新。
选择性回fo。
请慎关。

[涵生]如果遇到职场□□□应该怎么办 (二)


题文无关……

贺涵/陈俊生,斜线有意义。
ooc预警。

突然想吃刀(……

————————————

(二)

原来陈俊生是真的不会喝酒,贺涵想。

之前和罗子君接触时偶然听到她说陈俊生不喝酒,贺涵那时的态度是——脸上挂着他的招牌假笑迎合罗子君:“这样的男人那可真不多了。”没想到,这事儿确实是自己想错了。

陈俊生眯缝着双眼又睁开,试了好几次却还是没法让视线成功聚焦在对面的贺涵身上。从他的角度看过去,昏黄柔和的黄色灯光打在贺涵身后,使得贺涵整个人有了一圈毛茸茸金灿灿的轮廓。

贺涵佯装冷静是看着陈俊生趴在桌子上,脸上是一种不正常的潮红,抬着头对他傻笑。喝醉的陈俊生双眼染上了水雾,修长的手指好无规律地敲着桌面。

“俊生你……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去。”

天知道贺涵到底有多大的忍耐力才能忍住对这样的陈俊生上下其手的冲动,只是牢牢搂住几乎是挂在自己身上的陈俊生,艰难地带着陈俊生坐上计程车,直奔自己家——我又记不住他家的地址,贺涵成功说服了自己。

等到两个人磕磕绊绊进了贺涵家门,抬头看表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刚刚还有点意识不时胡乱嘟囔几句“贺总这个案子怎么办”“贺涵你对我真好”的陈俊生已经睡了过去。

哀叹一声,贺涵用手肘关上门,半脱半抱费尽力气算是把陈俊生弄到了自己的床上。

再也不给他灌酒了。

大抵是习惯了帮人解决问题,贺涵又帮陈俊生换上了自己的睡衣。天知道给醉酒睡死的成年男人换衣服有多难。

虽然在这过程中贺涵极大的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该摸的该看的假装不经意也摸了看了,但是等到贺涵几乎虚脱的躺倒在沙发上,他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多摸两下。

大约是累了,贺涵神游了一会儿很快就要进入梦乡。另一边,谁梦中的陈俊生仍然不时露出傻气的笑容,偶尔嘟囔几句听不清的话,不知道他的梦里都有些什么。

入睡之前,贺涵想,明天大概会是个好天气。

TBC

————————————

感谢所有愿意给我评论的哈尼😭爱你们

评论(12)
热度(91)
© 灰原鸩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