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诺吹。
新墙头是GAI和热🐶老师。

冷逆cp爱好者/光速爬墙/可拆不可逆

很忙,不定期更新。
选择性回fo。
请慎关。

【涵生】多人加长小三轮 (5)


@莲子不能吃 的核动力脉冲三轮。

————————————

陈俊生将手中的避‖孕‖药一口吞下,硬生生扯出一个笑容。

为什么自己是个Omega。陈俊生第一次这么想。

在贺涵面前,陈俊生总是有着挥之不去的自卑感。他不知道究竟是因为贺涵的几近完美还是Omega天生对于Alpha的服从欲。

自从陈俊生开始正视自己对贺涵的感情的时候,他就下定决心,总有一天,自己能与贺涵有着一种平等的地位和关系。为此他付出了常人几乎无法想象的努力和付出。

就当他的梦想将要实现的时候,一次发情期就轻而易举的破碎了长久以来陈俊生小心翼翼在他与贺涵直接构建起的桥梁。

真是不堪一击。

陈俊生套上衣服,在站起来的一瞬间双腿几乎支撑不住快要摔倒。贺涵如梦初醒般伸手扶住陈俊生,却被陈俊生拼尽全力一把推开。

贺涵呆愣在原地,看着陈俊生逃也似的离开了自己的视线。他没想到陈俊生是这样的反应。

在这之前他的心里仍抱有一丝侥幸,也许陈俊生的抵触只是欲拒还迎做做样子,可是看样子……

贺涵开始无法抑制的后悔起来。

明明有更好的方法来表达自己对陈俊生的感情,可是自己却选择了最不可取也是最愚蠢的一种。

让贺涵感到意外的是,电话不接短信不回的陈俊生第二天按时来上班了。

只不过,躲他躲得远远的。

陈俊生既不是工作狂也不是放不下辰星,他只是想,自己好不容易一步步走到了现在的位置,就算会被公司辞退,也多待一天是一天,好歹交接一部分工作。

不过话说回来了,这么长的时间,哪能没有任何感情呢。

长到他对贺涵的感情就算发生了那样的事也难以改变。

陈俊生低着头在电脑上敲打出一串串无意义的字符,他几乎能感觉到那不时向他投来的目光。就算不抬头,陈俊生也知道那道直射向他的目光的主人是谁

但是他不敢抬头,不敢让目光交汇,不敢看见贺涵的双眼。

陈俊生怕,却又说不出自己究竟在怕什么。

没事没事,最多一个小时,等下班就好。陈俊生安慰自己。可是没想到,等了几乎两个多小时之后,陈俊生等来的不只是空荡寂静的办公区,还有站在自己面前的贺涵。

“俊生。”贺涵一把拉住陈俊生的手腕。

陈俊生因为贺涵的体温和不断释放的信息素打了个哆嗦,他试图挣开贺涵却发现贺涵的力气确实是他比不了的。

“贺总……请你放开我,我该走了。”

贺总。

贺涵只听见了前两个字,一时间胸口堵的说不出话。

他的嗓子怎么有点哑。贺涵转而心疼的握紧了陈俊生的手腕。陈俊生的手腕很细,贺涵一只手就能握住,而手腕上光华细腻的皮肤触感让贺涵几乎有些恍惚。

“俊生,我有话和你说。”

陈俊生愣了一下,接着长叹了一口气。

“好。”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趁现在选择放手对自己也许不是坏事。

陈俊生抬起头紧盯着贺涵,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

最后一棒就给 @Sampat 太太啦!

评论(19)
热度(123)
© 灰原鸩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