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诺吹。
新墙头是GAI和热🐶老师。

冷逆cp爱好者/光速爬墙/可拆不可逆

很忙,不定期更新。
选择性回fo。
请慎关。

[退赛夫妇/皮盖]再也没有 (1)


ooc预警。
有情节捏造。
请勿上升真人。

————————————————

桥盖提及。
延延出场还是很少,哭了。

————————————————


王昊呆坐在沙发上,电视里播放着老套的娱乐节目,发出嘈杂的声响。抬手把电视调成静音,王昊的视线聚焦在电视上。屏幕里的主持人卖力的抓住一切能用到的梗逗笑所有人,却因为没有声音而显得滑稽。

他拿起手机,盯着屏幕上的一个未接来电看了一阵子,默默的摁了回拨。

“喂?喂?瓜娃子你打电话干啥子哦?”周延的声音里有不耐烦却也藏着让人无法忽略的明媚笑意。

王昊怔了一秒,就在这一秒里,在背景杂乱的声音中王昊清晰的分辨出了Bridge大叫周延“盖哥快过来”的声音。

“...”

王昊沉默了一阵子,挂掉了电话。

“别喝多。”

喃喃低语的话几乎自己都听不清。

王昊恨透了自己和周延这种若即若离的关系,连他自己都说不清,他和周延算什么?炮-友以上,恋人未满?他看到了周延在床上最隐秘的那一面,可是还不够,远远不够。

你不是想要个家吗?

我给。

你怎么不要呢?

--

程剑桥看着周延站在门口,弓着腰,左手拿手机右手捂在嘴边。从自己的角度只能看到周延在说什么,眉头皱起又舒展开。

是谁?王昊?

冷不防大叫一声“盖哥快来”,程剑桥把自己都吓了一跳。以为自己的声音会淹没在杂音中,没想到周延真的扭过头,顺手把手机放进裤兜,脸上还留着点疑惑。

对他说了什么?程剑桥非常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好奇心。

“走,乖桥,我们去街上耍。”周延捞起自己的外套,带好墨镜。“去吃串串儿嘛?”程剑桥站起身,亲昵的搂住周延的肩膀。周延笑了起来,伸手揉了揉程剑桥的一头乱毛,任由程剑桥原本放在肩上的手慢慢下滑搂在了腰上。

程剑桥不得不承认,自己享受,甚至是贪恋这一点亲昵。周延对他非常好,像是爱护弟弟一样爱护着他,但是他对周延却不是单纯的当做哥哥来看待。

周延。

程剑桥低声念出这个名字。那些抛弃他的,诋毁他的,嘲笑他的,永远不会知道他有多好。周延那颗柔软又敏感的心,他们永远接触不到。

你们不要他。

我要。

TBC

————————————————

虽然没有写到,但是,我真的很纠结除了皮盖以外是桥盖还是贝盖......其实道盖我也......
你们有木得啥子想看的,评论找我耍嘛。

四川话打字真的很困难,传达不出来那种感觉。哭泣。


评论(54)
热度(72)
© 灰原鸩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