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诺吹。
新墙头是GAI和热🐶老师。

冷逆cp爱好者/光速爬墙/可拆不可逆

很忙,不定期更新。
选择性回fo。
请慎关。

【麦雷ML】漫长归途(应梗,乡土AU夕阳红)

赞美太太!能把我点的那么谜的梗写得这———么好吃真的十分激动😭
给太太比心😘
这种乡土(???)感意外的有点萌啊最后末尾的麦爹得小心思太甜了呜呜呜呜……中间部分插的故事背景也合适的不得了!……我的天我一时语塞胡言乱语表达不了内心的想法……
总之给太太告白!感谢太太喜欢麦雷!

一颗大红枣:



*乡土AU!乡土AU!乡土AU!终于有了母语写作的感觉2333


*继玛丽苏之后又一放毒力作,对不起 @灰原鴆也_ 姑娘我写的和你要的好像隔了一条黑龙江……原梗:“麦雷夕阳红!!!隐姓埋名没人知道他是村长的麦x兢兢业业每天抱怨没村长没法报告工作(?)的治安委员”


*我历史残废,bug很多,欢迎捉虫。


*据说403麦雷发了糖,Mystrade is FUCKING real!!!!




漫长归途




“大麦,你说,这村子是怎么回事?”雷四吧嗒吧嗒抽着旱烟,脚翘在柴垛上,伸手挠着灰白的头发,“没个村长,能行么。”


“怎么不行?有你守着,天天跟狼似的,还怕出事?”福大麦推了推老花镜,手指又翻过一页书。


雷四一巴掌拍掉他的书,吹胡子瞪眼睛的样子让大麦笑了起来,也没顾得上把《家猪育种第六版》捡起来。两人从小一起长大的,谁不知道谁的脾气?雷四弯了老腰把书捡起来,嘴里还嘟嘟囔囔的。


“你说啥?雷子,没法汇报工作?”大麦突然有点心疼,要不是文革,早请示晚汇报给当过国民党的雷四吓的,不至于落下这么个毛病。


雷四当国民党其实也不是他自己愿意的,这跟哪个党没关系,哪个党他也不愿意当兵,扛枪给人当炮灰。


那时候小鬼子还没来这片土地呢,战争远的像是不存在。福老爷的小儿子刚下生就睁一双大眼睛瞧着人,机灵劲不输他哥哥,老爷是念过北洋学堂的新文化人,家道中落这才回家支撑家业,给儿子起的名字也是洋人名字,老大叫麦考什么的,村里人很叫不惯,就都叫他福大麦,以此类推,小儿子就叫了福小夏。


要没有小夏淘气,大麦也认识不了佃农雷老爹的儿子雷四。大麦十五岁那年,玉米成熟等待收获的某个日子,小少爷丢了一整天,全家人连倒尿盆的老妈子都出去找了,大麦急得直抓头发,刚走到田垄上,就看着有个年龄相仿的少年扛着个麻袋似的玩意向他走过来。


什么麻袋?那是小夏!


“这小鬼迷路了还偷我家玉米,你要是知道他是谁家的就把他带走吧。”小夏的小拳头一个劲敲打着少年的后颈,奈何少年太结实,这小劲道一点用都没有。


“这是我弟弟小夏,管教不严,还请多包涵。”大麦道了谢,正想把小夏领回家去,小夏却满脸不乐意。


“大麦,他家的玉米胚乳比咱家的饱满,穗也大,还没有锈叶病!”


“呀,你们是福老爷家的?”少年大叫一声,福老爷家两个少爷的名字他还是听过的。


“福大麦。”大麦从从容容伸出手去,少年看着他白皙的手,紧忙用裤子擦擦手,然后才小心地捏了下他的手指。


“村东头的雷四。少爷,我得先走了,我爹要我给他打酒呢。”雷四看了看小夏,撇撇嘴,转身跑了。


大麦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平常看到漂亮姑娘才有的那股子奇怪感觉,怎么看到个野小子也有了?虽说那野小子——雷四——身子挺拔,脸也周正,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煞是好看……


“大麦,你又想什么呢?”小夏不满地看着他。大麦一把捞起小夏把他抱起来,没让小混蛋接着说。


那之后大麦想了个“玉米交流”的名义把雷老爹请来当长工,雷四自然也跟着来了。大麦没事就往田埂跑,只要他喜欢,雷四就会放下手里的活和他一起坐在秸秆堆上,嚼着鲜嫩的草叶,教他用狗尾巴草编小兔子,听他说那些“不能当饭吃”的东西。


那种无忧无虑的日子持续了将近两年,大麦和雷四都拔节似的疯长,很快就成了半大小子。可大麦的心越来越焦虑,塾师催他父亲让他去念大学,他一方面渴望出人头地,一方面又舍不得这种好日子。


“我秋天就十七岁了,雷子,我爹叫我去县城里念书。”大麦终于还是惆怅地说,“三年,就三年,北平那边不安全,爹不会叫我待时间太长,三年之后我就回来!”


“不就三年么,玉米成熟三茬而已。”雷四用衣襟扇着风,露出小麦色的胸膛,“我等你就是了。”


大麦看着看着没忍住,一下子扑过去。“别咬我!”雷四吃痛后滚下小土坡,两人藏在粮仓后面尝试了第一次,夏天的热风让他们昏昏沉沉的,身上黏糊糊,但又不愿意分开。


大麦没说再见就走了。小夏那时也已经高高瘦瘦的,看到赶集的车越走越远,就站在雷四身边,一句话也不说。


那是什么样的三年啊,大麦这辈子都没看过那么多书,他几乎是在啃书了。在学校里有很多同学叫得出他的本名“麦考夫”,这里有城里的养尊处优的文学青年,隔壁女校全是文质彬彬的大辫子姑娘,大麦就是觉得雷四比他们都好看,比他们有见识,比他们有魅力(这词村里人可从没用过)。


学生运动大麦没上前,大兵来来去去也碍不着他学习,距离太远路又不安全,三年他都没收到一封家书。大麦盘算好了,毕业后回家乡去教书,把学校开在家旁边,天天能看见雷四。可他从没想过,三年可以改变多少。


当他回到熟悉的田野时,破败的景象让他险些跌下马车,那火烧过的房子难道就是他的家吗!原本浆了几层的窗户纸全烧没了,长工窝棚塌了,遥遥看去有两座旧坟,大麦飞奔过去,一下子跪倒在爹娘坟前,哭得一塌糊涂。他抱着坟前的树,勉强支撑起来,因为这没有小夏的坟,说不定弟弟还活着!


大麦像个游魂一样从村子西头蹭到东头,有认出他来的旧邻居都唏嘘不已,带他去找雷老爹,鬼子来的时候小夏正跟着雷老爹学选种子,躲过一劫,大麦的眼睛这才有点光亮,不像失了魂般。


“老爹!”


“大,大麦?”干瘪的老人擦擦眼睛,老泪纵横,“老爷,夫人,我没办法啊!”


“小夏呢?雷子呢?”大麦抱住雷老爹,不想后者却浑身一震。


“小夏在老塾师那,别担心。”


“雷子呢?”大麦发现老人抖得厉害。


“四儿……我的四儿!去县城买药,让他们抓去了,抓壮丁啊!”老爹痛哭出声,大麦心头一紧,接着是一阵天旋地转,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大麦重建了房子,收了几个学生,鬼子再回来时他让学生藏进地窖,自己别了把三八大盖带着乡亲们冲了上去,结果吃了枪子,正打在膝盖上。雷老爹死在枪口下,大麦瘸了一辈子。


他做梦也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再看见雷四。


鬼子投降了之后,大麦以为终于能过上安稳日子,让小夏找个好妻子过生活去,共产党和国民党又打了起来,听到广播里重庆谈判破裂了,大麦握了握手里当拐杖的破伞,心里堵得难受。


一队国军撤退时正经过他这个小村子,本以为事凶神恶煞的国军,也不过是一群衣衫褴褛、饥肠辘辘的小伙子。大麦趁学生放假去帮忙照看雷老爹的东西,几个士兵正在那,为首的长官一样的人跪在地上,大麦看不清他的模样。


“军爷。”他试探着说,正对上一双了无生气的深棕色眼睛,“雷子!”


军官疑惑的看着他,嘴张了又合:“大麦?”


大麦扭过头去,摘下眼镜才扑过去与那人抱头痛哭。可不是被抓了壮丁的雷四么!谁知道他是怎么活过那些榴弹的,子弹不长眼睛往他身体里钻,吃的是草,又担惊受怕,好好的小伙子头发白的厉害。


“别走了,和你的弟兄们留在这吧。”大麦几乎是求他,雷四抽噎着点点头。


雷四真的就没再走,其他大兵也留下了,跟着大麦重建村子,这队逃兵活过了解放。文革时大麦因为出身不好被上面的人剥夺了教师资格,小夏也不许再去县城上学,雷四走遍了县城证明福老爷没剥削过,是个普通富农,还为了保护贫农利益被鬼子烧死了。可谁想到大麦刚被放出来,雷四做过国军的事就不知怎么被人检举了。


大麦常偷偷跑到牛棚去给雷四吃的,其实这种偏僻地方批斗不严,除了请示汇报写忏悔,也没有什么太过分的,但大麦眼见自己教出来的孩子别着红袖标用皮带恐吓雷四,恨不得自己吊在房梁上。


战争都过去了,还怕什么?饿三年,苦干没收成这些,天灾人祸苏联老大哥,他们都挺了过来。


小夏和一个赤脚医生相爱后离开了家,大麦揉着腿,跟着雷四在田埂里奔波。后来村子里选治安委员,当过兵的雷四全票当选,吃了公粮。大麦就在学校旁边盖了猪舍,建了鸡棚,养了些家禽家畜,隔段时间开开荤,给两人打牙祭。


可这村子,从来就没有村长。雷四为此心烦不已,军队生活让他总觉得没有领头人啥都做不成。“大麦,你说……”


“行行行,没村长挺好的。”大麦把书举起来免得被打掉到地上,雷四瞪了他一眼。


“那可不行,那我向谁汇报工作啊?”


大麦看着眼前收割完码得整齐的金黄玉米,天边一丝闲云飘过。“自从打跑了鬼子,我就是村长了。”他交代了,雷四呆的连旱烟都掉出嘴里,“当村长能怎么样?我就想听你报告一句话。”


“今天村子很平静?”


“再想想,雷子,一个挺洋人的说法。”


“大麦你个老死头,买什么关子?”


看着雷四气急败坏,大麦知道他这是不好意思,他没太介意,谁说不都是一样么。


“我爱你。”年轻的私塾学生拉起农家少年的手,与他飞奔进金灿灿的光芒中。


 




评论
热度(41)
  1. 灰原鸩也一颗大红枣 转载了此文字
    赞美太太!能把我点的那么谜的梗写得这———么好吃真的十分激动😭给太太比心😘这种乡土(???)感意...
© 灰原鸩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