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诺吹。
新墙头是GAI和热🐶老师。

冷逆cp爱好者/光速爬墙/可拆不可逆

很忙,不定期更新。
选择性回fo。
请慎关。

[高祁] Suffer


祁厅花真好,我爱他
非常非常不明显的李祁和高祁。
片段型选手无所畏惧,题目瞎几把乱取,题文无关,正在听的歌名而已。

————————————

日常心疼祁厅花,ball ball你们善待他。

————————————

祁同伟缓慢地走出达康书记家的院门,腰臀传来的酸痛和腿间让人无法忽视的黏腻感让他几乎有些举步维艰。

可是祁同伟此时甚至感到一丝欣喜,他知道自己的这张选票算是十拿九稳了。

尽管欣喜但祁同伟也不是没有想过,自己真的有必要做到这一步吗?他颇有些自嘲地扯出一个有些惨淡的笑容,裹紧身上的夹克低头向前走。

这时一辆车停在了他身旁。

祁同伟扭过头去看,却透过车窗看到了自己的老师。他怔住了,他不知道老师为什么在这种时候亲自开车来到这里,有恰好和自己相遇。祁同伟不敢多想,只能走一步是一步。

车窗摇下,高育良的表情仍然是一如既往的温和,祁同伟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老师只是偶然路过,大概是有什么私事。

"同伟,上车吧。"

祁同伟乖顺地应了一声,拉开车门的同时不着痕迹地拉扯了一下夹克衣领遮住脖子上的痕迹。他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却没发现高育良眼中一瞬间闪过的晦暗不清。

坐下的时候他的身子僵了僵,随机不动声色地坐好。高育良没有发动车子,而是关切地询问。

"不舒服?"

"没,没有,老师,只是不小心扭着了。"祁同伟小心翼翼地笑着,可是当他借着车内昏暗的灯光看清老师脸上的表情时,那笑容顿时消散了。

"同伟啊。"高育良皱着眉叹气"对老师你都不肯说实话。"

高育良用的是陈述句。

祁同伟一下子慌了神,他的老师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老师,我……"

"为了权力你的底线到底能放得多低。"

祁同伟惊愕地抬头望向老师,却又在视线和高育良交汇的一瞬间心虚地垂下眼,他再傻也听得出老师的水平无波的语调下压抑着多大的怒火。

高育良盯着自己的这个傻学生。

祁同伟一心一意不择手段地往上爬,其间的原因他是明白的。正是为此,又因为祁同伟是自己最喜爱的学生的缘故,高育良一直在明里暗里扶着祁同伟一把。可是祁同伟却一次次做出些让他怒极反笑的蠢事来。

两人一路无话。

祁同伟倒是不停地想向老师解释些什么,但在看到高育良的表情时张了张嘴没敢发出什么声音来。

高育良通过倒车镜看了一眼祁同伟,随着车子颠簸,漏出来的脖子上的红痕和额头冒出的汗珠都让他心疼不已,在心疼的同时一股浓烈占有欲也浮上心间。

是时候好好管教一下我们亲爱的祁厅长,让他知道谁才是决定他命运的人,谁才是他真正的主人了。

评论(4)
热度(59)
© 灰原鸩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