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诺吹。
新墙头是GAI和热🐶老师。

冷逆cp爱好者/光速爬墙/可拆不可逆

很忙,不定期更新。
选择性回fo。
请慎关。

[all祁/cp未确定]Animals (零)


又名:神奇厅花在哪里(…?)

前段时间提过的那个迷幻AU的梗。
这两天挺忙的码了字没时间发(我一般草稿是手写…),让大家等了一段时间,唉。

然后,写着写着就,很想吃全员动物化AU了,找时间搞几个段子来玩儿一下,也好展现我真正的段子手身份。

因为还是没想好要搞哪对儿或者说先搞哪对儿所以先写了厅花单人向充数。
本来想写一只小狼狗有一天变成了人的成人级童话(别。),想了想还是觉得厅花的性格和犬类契合度不是很高。
无论如何卑躬屈膝谄媚讨好,他的骨子里永远是决绝冷酷又贪婪的。

----------------

祁同伟是只狼。

这绝非什么比喻,他是狼,有尖牙有利爪的狼。

至今祁同伟都没有明白,自己怎么就成了个人呢?他仍然清晰的记着,自己出生时早春的严寒和母亲怀中让他迷恋的暖意和气息。可是等记忆跳转,他已经会乖巧的对着一个陌生的女人喊“妈妈”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开始一点点发觉了自己的其他同龄人不同的痕迹,他发现了自己身上的秘密——他的骨子里基因里血管里仍然藏着狼的痕迹狼的基因奔腾着狼的血液。不知只是他极度自尊和要强的性格,只要他试着去控制,头顶的竖耳,尖锐的犬齿,锋利的指爪和身后的尾巴完全能够在隐藏和显现之间转换自如。

这些年里,祁同伟不断膨胀的野心和欲望,以及对自己身世感到的无端的自卑感支撑着他不断往上爬。一步一步,从破败的山村到汉东大学,再到省厅一把手的位置。为了自己的利益,祁同伟学着不择手段,学着一次次放低自己的身段,一次次让自己的尊严坠入尘埃坠入不见天日的断崖黑洞。

曾经的祁同伟是内敛而自尊的,他克制住自己的贪婪欲望,渴望着通过自身的力量获得别人的认可。可是在他决定要成为一个正儿八经的“人类”,又被残酷的现实把尊严消磨殆尽之后,那股子狼的狠劲就露了出来。

他是狼,他的生命就要用来征服。

时间久了,祁同伟常常会以为自己真的是个人了。可是偶尔在觥筹交错,在吹捧谄媚,在翻云覆雨之后难得的一丝清明里,祁同伟也会想,自己到底算是个什么呢?

他既不完全是人,也不完全是狼。当他自以为融入了人类的世界了解了人类的生存法则之时,操场上的一跪粉碎了祁同伟所有的希望和梦想。他开始明白了一个人如果没有权力那他什么都不是。在他几乎做尽了不可言说只事换得仕途一片光明,却发现不少人看他的眼神已经带上不宜察觉的鄙夷甚至是垂涎之后,他才恍然意识到一个人如果没了底线没了尊严那他同样什么也不是。

什么都不是。

那就不是吧。我本来就什么都不是嘛。祁同伟自嘲的想。

----------------

我恨lof的排版。啊。还有自己的手癌。

评论(7)
热度(36)
© 灰原鸩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