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诺吹。
新墙头是GAI和热🐶老师。

冷逆cp爱好者/光速爬墙/可拆不可逆

很忙,不定期更新。
选择性回fo。
请慎关。

[赵祁]Animals (番外一)


正文还没搞先来搞番外我也是,非常服气我自己了。
但是实在忍不住又双叒叕想吃赵祁。

这篇的正文既然打着all祁的tag,那就一定要雨露均沾大家都有吃花花的份是不是,排队等着叫号一个一个来啊(停一停),所以东来肯定不会一开始就出场。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屁。)还是先写了番外。

我再说一句。赵祁糖百吃不厌,爽。
就想看俩中青年男人黏黏糊糊谈恋爱,打啵拉手搂搂抱抱。
我才不管那么多,反正就是个番外,我说是啥就是啥。

————————————

预警:
傻白甜,傻白是我的,甜是他们的。
还有OOC也是我的。轻微弱化的厅花注意!
不知道什么设定的可以翻翻我之前的文章,有存梗。

————————————

赵东来回到家,打开门的一瞬间就看见祁同伟躺在沙发上四仰八叉睡得没个型,耳朵尾巴全都大刺刺的露在外头。

真不注意,这要是外人来家里可怎么办。赵东来一边在心里想着等祁同伟醒了可得好好教育,一边为他在自己家里放心地露出自己动物的特征而感到一丝欣喜。

赵东来小心翼翼摸到沙发旁。祁同伟的睡眠常常很轻,经常是赵东来还没走到床边,祁同伟就听见脚步醒来,一脸嫌弃或是迷茫的看着他——这得取决于祁同伟当时睡得怎么样。赵东来可是亲自领教过这祁大厅长是起床气有多强。赵东来说不清这是祁同伟天生的本能还是搞在缉毒大队养成的习惯,还是一直默默替他心疼。一来二去的,赵东来也学会了在祁同伟睡着的时候悄无声息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活动自如。

怎么感觉自己跟趁主人睡着进家里盗窃的贼似的。赵东来有点委屈。

赵东来在沙发旁边蹲下,看着祁同伟随着呼吸轻颤的睫毛和不时抖动的耳朵尖,看着祁同伟再睡梦中还动来动去不安生,赵东来想着是不是姿势没睡好不舒服啊?他不由得伸出手,想帮祁同伟往脖子底下垫一个枕头,可这会儿可又忘了祁同伟睡得浅的事儿了。

果不其然,祁同伟睁开眼,睡眼朦胧看着赵东来。“回来啦……”祁同伟口齿不清的嘟囔了一句,睡醒后沙哑的声音让赵东来老脸一红。“咳,是啊,回屋睡吧?”赵东来原地蹲着不敢动,伸手抹了一把自己有点发热的脸。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动不动脸红呢。赵局长在心里奚落自己。

没成想祁同伟突然坐起身的,胳膊伸过来圈住赵东来的脖子。“晚上我做饭了,吃不吃。”

赵东来这一下子心里可是乐开了花,哎呦,他的厅长大人终于亲自下厨给他做了顿晚饭!赵东来一时间喜上眉梢,就着祁同伟的姿势站起身,一把把祁同伟抱了起来。

“诶赵东来干嘛呢你!”祁同伟双眼圆睁耳朵直愣愣的竖起来,明显被吓了一跳,胳膊下意识的圈的更紧了。赵东来抱着祁同伟,感觉到祁同伟的尾巴尖有一下没一下扫着自己,左看右看怎么都觉得自家厅长可爱的没边,怎么看都好看,就不由自主的在祁同伟脸上啵了一口。

赵东来美滋滋地抱着祁同伟往饭厅走,倒是祁同伟因为刚才的一个亲亲还在发楞。“怎么突然亲我啊赵东来?”赵东来看一眼有点迷瞪的祁同伟,又在另外一边脸上补了一口。“喜欢你呗,祁同伟同志。”

在饭厅刚放下祁同伟,祁同伟自己就光着脚往厨房跑,赵东来有点好奇的跟过去想看看吃什么。祁同伟揭开锅盖,一锅皮蛋瘦肉粥咕嘟咕嘟在火上熬着,一股子带着香气的白雾扑面而来。另一个锅里是炒好的松仁玉米,金灿灿黄澄澄一片叫人喜欢的不得了。

赵东来强压住傻笑的冲动,跑前跑后给祁同伟递勺子递碗,又自告奋勇主动承包了端饭摆桌子的任务。坐在餐桌上,赵东来急急慌慌舀了粥就往嘴里送结果被烫的呲牙咧嘴。祁同伟好笑的给他递水:“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看着埋头苦干的赵东来被灯光染的金黄的发梢,祁同伟没由来的心生暖意。

说不定自己……真的会就这么栽到他手里吧。祁同伟的大脑里霎时闪过这么一个念头。

你别说,人生无常,这可真说不准呢。

————————————

我为赵祁爆灯!我为赵祁打call!我为赵祁疯狂卖安利!
入股吗朋友!稳赚不赔!

评论(6)
热度(46)
© 灰原鸩也 | Powered by LOFTER